1309991351-a2935931eb5eb7aa5fe6f342ec4e3f93-1.jpg      

7月4日晚上,《化城再來人》的導演陳傳興老師為了這次的台北電影節,雖然因為剛動完手術沒多久在行動上有些不方便,仍然到場與觀眾朋友們見面。在映後座談中,陳老師對於觀眾朋友們的熱情提問,真的感到非常開心喔!也希望老師在回答時所提到的電影理論,能夠讓大家更了解與更容易進入《化城再來人》。





資料來源:台北電影節部落格http://tiff2011.pixnet.net/blog/post/66764507


時間:2011/07/04(一)18:00

地點:信義威秀十三廳 

出席:陳傳興(導演) 

紀錄:房瑞琳 

攝影:彭曉茵 

 

Q1:為什麼會想幫周夢蝶先生拍這部紀錄片呢? 

A1:大家知道,周夢蝶先生在台灣文學上有不可動搖、不可替代的地位。和其他詩人不同的是,周公神祕而且傳奇,他的性格與他的世界,是外人比較難以去接觸的。而且現在大部分的詩人,都有受過西方教育的浪潮,但周公的自我特質是從自身,以及對佛學的信仰所薰陶出來的。很少會有現代詩人是以信仰為核心去創作,而這部片讓我們花了非常多時間才說服周公來拍攝。

 

Q2:我們都知道,詩算是所有文體當中最難以解釋與定義的。想請問拍攝周老師的過程當中,哪部分是特別困難的呢? 

A2:周公是位獨特的人,他的思維有自己一定的行進方式。拍攝時常會問他一些問題,但他往往會深沉地在自己的世界當中徘徊,有時候會出現自言自語的狀況(笑)。我們不該試圖去穿越或是打破這個世界,而是希望與這個世界保持最適當的距離。想了想,最後工作團隊決定以「信仰」來切入並深入周公的人生。這部紀錄片的步調非常緩慢,其實是因為周公的時間性都跟我們不一樣,用我們的時間去測量他的人生步調是不準的。最後為了不違背周公的特殊節奏,我們以運鏡的手法來拍攝周公一天的生活,整部影片算是以一種靜靜凝視,並且傾聽的角度去拍攝。


Q3:聽說周公對於後輩詩人非常照顧,有次我在明星咖啡廳也看到周公非常親切地與人招呼談論,但這部份在片中好像比較少看到? 

A3:是的!周公跟他的年輕粉絲經常保持連絡,對年輕一代與文藝愛好者也有很良好的關係,但這部影片我們只挑周公的部分去拍攝。

 

Q4:片中有個虛幻畫面,是一位女孩拿著白菊花,請問有什麼特別意境嗎? 

A4:<十三朵白菊花>是周公其中一篇作品。畫面中,有個女孩拿著白菊花在黑夜的長廊移動,這算是以周公角度拍攝的一種想像。


Q5:您剛剛提到說服周先生很久,想請問是怎樣說服他的呢?還有花了多少時間? 

A5:大概花了八個多月(笑)!來來回回地拜訪他,也有透過他朋友將劇本給他,剛開始周公一直非常拒絕,直到有段日子,周公身體狀況不佳,進醫院躺在病床上,而他身旁的人開始發現拍攝紀錄片的急迫性,於是我們一起向周公說明與懇託,最後才讓周公答應。我們拍攝時,都以不要太打擾周公為前提,他累了就讓他休息,過程都是順勢而為。而且拍攝時,常會發現周公非常純真的一面,有時還會反省自己會不會褻瀆了他?(全場歡笑)有這樣一種感覺在心頭。但其實最重要的,不是我們花多久時間說服他,而是我們與周公建立互信關係的這段過程。

 

Q6片中有很多印度恆河的片段,請問是想用大河代表周公嗎?還是信仰呢? 

A6:從信仰的角度。我們將淡水河跟恆河做平行剪接,這些河流意象環繞著周公的意象,而這就是想像周公在求道的過程。










全站熱搜

目宿媒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