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斯  

〈雨之屋〉 也斯

 

有什麼比燈光

更狹隘對於

室外的沖刷

我的手在未知上

我的手

將永遠如此

民歌的段落

起伏在一張

海浪的椅子

說什麼也得

繼續下去了

在那窗外看見

船部分的燈光

在部分的海港中

有什麼比這更

適宜於雨呢

想起鞋子

走在漬水的街道

雨的髮茨

空無一人

傾斜著的

臂伸展成為雲

哦怎樣想起

怎樣經過這一切阻撓

來到達你

無言的中心

如何抬頭隨你的視線

看見那些陰森黑暗

雨還是雨的意欲

並沒有天明

 

fisf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