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葉麵的鄉愁   瘂弦
記錄詩人之必要   陳懷恩
 

「詩人蒐集苦,透過寫去表現,用詩的悲哀掙脫生命的悲哀,當悲哀重量加高,負荷加重,詩人也得到存在,存在變成一種喜悅,因此創作終究是快樂的。」──瘂弦

「我看著三位老先生,心想:是啊!總該卸下重擔了!我們應該理解並尊重他們的離開 (島嶼) ,而什麼時候,我們能夠成熟的去接下他們的重任?」 ──陳懷恩

 

  明報周刊206期報導image-3image-4image-5  

 

(點選圖可連結到相簿,點選"看原始圖"即可清楚閱讀內文)

fisf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