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記者陳宛茜/台北報導】

 

聯合報顧問張作錦與詩人瘂弦,兩人同年、經歷相似,皆經歷戰爭流離、當過少年兵,也都寫過詩。一九七七年,任聯合報總編輯的張作錦,找來瘂弦擔任聯合報副刊主編,兩人並肩走過廿一年。

 

昨天兩人在「如歌的行板」電影首映前舉行座談會,暢談在聯合報「並肩作戰」的歲月。瘂弦爆料,張作錦曾以筆名「金刀」在「創世紀」創刊號發表詩作,可惜最後「不當徐志摩,選擇當張季鸞(知名報人)」。張作錦則戲稱,兩人一起走過「兩千五百公里長征」,「我沒當詩人,瘂弦是殺手」。

 

張作錦回憶,一九七五年他當上聯合報總編輯,副刊主編平鑫濤卻為了專心辦皇冠出版社辭職。他上任沒幾天,便在詩人楊牧的陪伴下,找上時任幼獅文藝主編的瘂弦談跳槽,瘂弦卻準備到美國進修。張作錦表示願意等,一年多後,瘂弦遵守君子之約上任。

 

當時投稿聯合報副刊的作品,小說相當少。編輯馬各建議設立小說獎鼓勵創作小說。瘂弦上任後,把聯合報小說獎從短篇小說擴展為中篇、長篇、極短篇,又增加了報導文學等獎項,引起其他報紙仿效,變成台灣文壇的傳統。

 

聯合報靠文學獎挖掘了許多文學尖兵。瘂弦表示,聯合報創辦人王惕吾重視文人,長期提供文學基金讓作家專心寫作、不必為五斗米折腰。中生代作家如朱天文、朱天心都收過這筆基金,「沒寫出來,錢也照發」。

全文來源:http://udn.com/NEWS/READING/REA8/9007201.shtml

 

fisf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