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2/03/28(三)19:00
地點:信義誠品3F forum
與會:王亞維(主持人)、陳傳興(導演)
節錄整理:吳孟穎、鍾杏娟、林彥谷

465324_341995875850550_161455940571212_951701_1311303593_o


475928_341996622517142_161455940571212_951717_1246367384_o

(陳傳興導演身兼多職,這系列中為兩部電影的導演也是總監製)

  

416395_341997749183696_161455940571212_951742_2031686103_o

( 陳傳興導演與王亞維教授合影)


觀眾A:我非常好奇就是您做為導演,您認為周夢蝶和鄭愁予老師同為詩人,他們的共同點與不同點之處。

陳傳興:我剛好是這六部片子的一個監製人的角色,會挑選這些作家、詩人,我們在跟一些所謂文學顧問共同推敲之後,我們就挑定了就所謂的在台灣從1949之後,比較具有代表性的一些所謂的文學作家,做為整個島嶼列在拍攝的作家的傳記電影裡面,那基本上這是第一系列,之後我們還會陸續再拍下去。在1949之後大的歷史關係。所以我們在鄭愁予的影片裡面基本上,我是用一種十四行詩的架構來拍這樣子。那就是剛才我們也看到,從49年,包括從大陸撤退來台灣,包括大陳島,然後八二三炮戰等等,包括在65之後,他們漂流在美國,在美國的時候70年代這種學生運動等等所有,所以是一個所謂的時代的歷史。

至於周公呢,我是聚焦在詩跟信仰的關係,因為在周公的這個詩裡面有非常多的佛學,他本身也曾經皈依過,這是一個非常難處理的,我們知道在西方,他們可能會有非常多的電影處理信仰的問題,基本上就基督教跟新教跟天主教等等,但很奇怪在中國電影裡面,好像大家都在迴避這個問題,不會去處理這個所謂宗教,不管你是佛教、回教或基督教,好像經常都不處理,可是偶爾我們就在日本電影裡面,我們就會看到,他們都會去碰觸所謂的信仰、佛教的這個問題,他把信仰放進他的創作裡面

 

 

觀眾B:像周夢蝶先生,他數十年如一日,清淡又規律的生活,實際上他真的是非常簡樸,但是他的作品長度,竟然是這六部作品裡面最長的,所以是不是老師當時在拍的時候也沒有預設到,這部作品它的時間長度會拉到那樣的長。第二個時間的問題是,我們在影片裡面,你可以看到老師會在那個右下方會貼了一個時間,兩點半、一點半、三點半,當然王先生剛也提到說,這東西它好像是滿碎裂的,是啊,整個敘述看起來是很流暢,因為它就像打撞球一樣,碰來碰去、碰來碰去,我們就被這影像給牽住了,被它的對白給牽住了,但是如果我們細看那下面的時間,它是有意義的吧,如果沒有意義的話,它應該不要Key出來,它仍然可以讓這片子成立,一直往下走,雖然訪談的空間不一樣了、穿著不一樣了,但是我們如果聚焦在劇情的時候,實際上我們也可能會忽略掉影像下面所放的那個時間,所以那樣子的時候就PM兩點半、三點半,啪又回到一點多,那對陳老師來說,這樣子的小小的一個符碼,有它的特殊的意義嗎謝謝。

陳傳興:基本上下面標的這種所謂的用鐘錶的時間,這種所謂的他們講的Chinese character,一種裡面很精準的,一個所謂的時間的計算的手錶、時鐘等等的這個,基本上其實是原本我是設想這是周公一天的,整個是一個像Ulysses的,舊式的Ulysses,他一整天他就在整個台北盆地裡面漂流。所以我基本原來設想,它這整個這整部的串聯,其實就像Ulysses這樣,從清晨他起來,我們可以看他穿衣服、出去買報紙、吃麵等等,一直到晚上,他跟朋友這樣,然後中間下午,有出去溫泉洗澡等等,是他一整天的作息等等,可是這個所謂的物理時間,或是用鐘錶計算這個時間,只是我們一般人想像的,所謂的人有限的時間。所以整個事實上就有兩項影片裡面常在用的,用非常多心經,講的這種「渡」的這種觀念,從此岸到彼岸的渡過去,我們是不是能渡過,周公其實一直在問的,也是這個問題。所以我裡面的說詩與信仰,裡面就其實有一個很重要,就是說它這個戲碼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就是大乘起信論,這信仰支持何時開始?是以什麼樣的形式開始?這信仰真那麼堅定嗎?他的皈依真的有那麼虔誠嗎?還是他有動搖等等,還是說這個信仰根本只是另外一種的緣起,而所謂緣起其實就是另外一種劫、另外一種難,另外一種被束縛在人間裡面的一種緣分。所以這裡面有些非常複雜的這種,那這些就透過不同的時間的一種向度,彼此間交織,來凸顯、來浮顯這些很複雜的這些,當然不能用很主觀的,我盡量就像我剛才講,用修剪的,用讓它自己浮現的一種方式,像秋天的葉子這樣,一片一片一直掉下來,掉到最後就是一個大的空白,一片黑暗,對不對?那讓觀眾自己想,這到底有沒有過去?所有這些問題,是不是真的是問題?還是只是我們自己想像?對周公來講,可能這些都只是他的人生的一個過渡而已等等。

 

 

觀眾C:我看有段影片它是一個法師,他坐在椅子上然後在纏那個結,我不知道那個到底是一個緣分、一個緣分,就像前一段時間在講到那個劫的關係嗎?因為影片放了很久,應該是有它的意義。第二個問題是影片拍攝很多空拍城市跟風景跟黃昏,比較暗淡的時候的景色,那有特別的用意嗎?

陳傳興:其實你也是注意到了一個很重要的,那個法師事實上是法鼓山大學的校長,裡面他打六個結是來自於《楞嚴經》的一個。影片假如其實你注意,一開始的時候,周公早上起來穿鞋子就開始打結,到後面你會看到影片裡面的影片,還有一個女的,那是來自於特里葉電影裡面的吸血鬼,她被吸血鬼抓去了然後把那個結打開。其實裡面就是用一種濟、一種祈福,如何把這個打開。

另外你注意到那些黃的那些,那都來自於印度,我們當時有拜託一個印度的一個攝影團隊,幫我們拍恆河,所以你看到那些是真的都是恆河的畫面,但是我們不希望拍出就是說大家一般認為恆河,一定是燒屍體,然後一定把屍體灰灑在恆河,然後會有很多人在那洗澡,我們不希望那樣,我們是看到一個比較原始的一種恆河那樣子。


414683_341995839183887_161455940571212_951700_1922885544_o

(化成再來人片長163分鐘,觀眾一坐下來不覺得片子長反而細細觀賞沉浸其中)


469512_341997545850383_161455940571212_951736_1474236584_o

特地北上參與講座的清華大學的學生發表感言)

fisf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