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jpg  

上週六聯合報頭版一隅,刊登著戴蘭村先生的訃聞,享年88歲。

 

2009年十月六日下午兩點,不願意入鏡、不願意受訪的葉泥/戴蘭村,終於願意見我們一面。「如霧起時」的工作人員們都很興奮。打起精神準備拍攝。

他曾以筆名葉泥翻譯多部日本文論家與法國詩人的著作,早年位於植物園旁的住處,是詩友們聚集的地方,因此與楊喚、鄭愁予等當代詩人有著深厚的感情。對於著重「詩與歷史」的「如霧起時」來說,他實在太重要了。

不願意我們喚他葉泥,我們叫他「戴大哥」。雖然初次見面,卻與陳傳興導演相談甚歡,忘記了攝影機的存在,卻記得每個小時要到戶外抽根煙。

寫得一手好字的戴大哥,不僅翻譯、編書,在書法藝術的表現上更獨樹一格,是為當代典範。
拍攝當天他自己準備了筆墨紙硯,拿出來的硯台竟是M牌的煙灰缸,鄭愁予的《錯誤》一詩躍然紙上。

一切還清晰如昨。2010年三月,影片剪接至戴大哥笑著談楊喚、笑著談過往恍如隔世時,我們在剪接室裡都紅了眼眶。

今年四月,去電邀請戴大哥來觀賞如霧起時首映時,他已經身體狀況不佳。

沒有想到這麼快就離開了我們。

戴大哥,葉泥老師,我們永遠懷念您。


關於戴大哥 http://www.cdnews.com.tw/cdnews_site/docDetail.jsp?coluid=122&docid=100400103

創作者介紹

他們在島嶼寫作

目宿媒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ul
  • 是88歲喔